专家团队team
专业研制各种比例飞机、航天飞行器、火箭、舰船、坦克、车辆、陆战武器模型
您现在的位置:秒速时时彩 > 专家团队 >> 专家介绍

长空呼啸彩笔描——访中国著名航空画家陈应明 


    他画过近千张航空历史画,涉及美、英、苏、法、日、德等各个时期不同型号的飞机;
    他在大型图书《百年中国飞机》里,用画笔恢复了许多被时光湮灭的空中场面;
    他考证复原了20多种民国时飞机的三面图,并制作了3架有代表性的1:1实大比例飞机模型;
   他这次应邀来家乡广州,为筹建中的“广东省航空博物馆”进行历史考证工作。
   “所谓航空画,是把飞机的历史、结构、解剖完全准确科学地画出来。”83岁的陈应明老先生,用广州话这样对我们说。 

 

上图:在广州,我们访问了中国航空画画家陈应明


    人类第一幅航空画是由意大利杰出的画家、科学家达·芬奇绘画的,按照真实的比例和细节,包括小螺丝钉。为此,又出现了轮船画、汽车画等。但在中国,却几乎还是空白。“你看,”陈应明先生说,“我国邮电部为建军70周年发行的纪念邮票上,画一架歼-8II,从其全动水平尾翼和后襟翼大攻角放下,可以看出是飞机停留在地面的情况。可外行的设计者,硬把它画上在高空的状态,删掉本来有的起落架,却留下起落架收藏舱和主轮的开放护盖……”
    陈应明是广东南海西樵人,越南河内出生,祖父是越南侨领。1932年,他就回广州西关读培正小学,老师让大家懂得做飞机模型。他知道了,一战期间,法国飞行员打下5架德国飞机,上了航空画后,成为至今国际公认以打下5架飞机为基线的“空战英雄”(即王牌飞行员)。所以,10来岁的他,就自制飞机模型。日寇来后,他一家再从香港迁越南河内。到日本投降时,中国将领到越南去没收日本飞机,再一架架飞回中国。他后来拜师著名画家徐东白(解放后徐回广州美术学院当教授),与对飞机的了解一结合,开始航空画的创作。

    世界上没有航空画专业,能将飞机原始涂装、国籍、部队标志,还有背景、人物、地点等,都画出来才算是航空画艺术。抗战后,陈应明在国民党空军任文职,一次,空军王叔铭副总司令在天河机场的会客室,见到墙上的几幅航空画和若干架战斗机模型,锃亮的战机好像要带着雷鸣呼啸而出,他非常惊讶。当知道是275供应中队一名年轻人画的,即下令要提升其为中尉,调到台湾空军官校。可是,陈应明却再到了香港。
解放战争的胜利,陈应明与“两航”起义人员一起回广州。1950年8月1日,新中国民航第一次正式开航,从广州白云机场起飞。为首航庆功,广州副市长朱光于当晚代表叶剑英市长,在广东迎宾馆举行宴会招待“两航”起义人员,陈应明和40对夫妇都和朱光握手,那种温暖一直热上心头。
    1953年,作为三级技术员,他参与研制新中国第1台航模发动机和制作模型试飞。1956年,被调去成都参加飞机制造厂建设。1958年后,已是飞机模型设计高级工程师。
    世界好些飞机设计家,如苏联的雅可夫列夫、苏霍伊,英国的喷火式战斗机设计者米切尔,美国的凯利·约翰逊等,都是飞机模型的爱好者。设计师们在初步决定飞机的空气动力外形、飞机三面(正、侧、俯)设计图画好之后,模型设计师一定要以金属或木头制成整体或局部的比例模型(最大比例为1:1),进行多次的风洞试验,以核对设计要求的正确效果。在中国做个航空画家非易事,因为在一门大炮也要用几块帆布盖得严严实实的年代,美国新式飞机却可以任由人们参观、购买,而保密的仅是制作工艺及主要机载设备……
   陈应明画过近1000张航空历史画,涉及美、英、苏、法、日、德等各个时期的不同型号的飞机,为找科学的资料,他搜集20余种国内外的期刊,以及书籍、图册、各公司的航空画精品。在大型图书《百年中国飞机》里,他用画笔恢复许多被时光湮灭的空中场面。如1937年8月31日,日本的三菱96轰炸机7架来炸广州的天河、白云机场,中国空军马上用霍克-III迎战。飞行员也是广东人,一直追到虎门,把两架日本飞机打下来,这是抗战期间广州首次空战。陈应明把它画下来,让后人仿佛听到蓝天中震耳欲聋的炮火声……
   在北京中国航空博物馆,陈应明画过600米长的航空发展历史的巨型大图手稿(后因条件不足未正式绘制)。1982年~1986年间,在原航空工业部航史办工作时,他考证复原了20多种民国时飞机的三面图。在北京航空博物馆,再考证、主持、制作了3架有代表性的1:1实大比例飞机模型。如“中国始创飞行大家”冯如制造的“冯如-2号”飞机,被称为“有名无实的飞机”。但当后来观众看见那架双翼的飞翔器,一丝一毫无比逼真时,感到恩平人冯如大师的眼光和勇气。1923年孙中山主持大元帅府期间,由航空局在广州制造的广东第1架飞机———“乐士文-1号”(“乐士文”是宋庆龄留学美国时期使用的英文名)也复原了。陈应明以起落架轮的直径和螺旋桨数据为依据,恢复了三视图,从而制作了出来。近年一位美国老飞行员艾伯特之子,用其父亲当年从中国带回去的资料,如目睹制造该机的回忆,飞行过该机的体验,以及命名礼的历史照片,在美国航空杂志发表一份详细的乐士文资料和数据。杂志那幅四视图,与陈应明当初未有资料时设计的三视图相比,相差只有5%。后来,制作资料由孙中山的孙女孙惠芬带回台湾,引起台湾飞机模型制作家的田钟秀先生的赞扬:“距离当年60年后,凭借有限的资料,居然画出如此完整的设计图,这种能力真令我佩服啊!”第3架是制作“列宁”号飞机,当年国民党的飞机迷航降落在红军根据地,成为红军第一架军用飞机。长征前被红军掩埋了,后来挖出时,飞机上“列宁号”的字才有了根据。这些,都填补了中国航空史的空白。
    陈老多年来,出版过《象真飞机模型》、《彩色航空图册》等书,在台湾也出版了《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空军飞机》等几本书。1995年,在广州举办的航空博览会的历史画展里,陈应明的几十幅作品被一位美国朋友大加赞赏,两次要求全部购下,但陈老不想割爱,可惜在闭馆前两天,那幅《飞虎队首战昆明》被盗了。
   这次应邀来家乡广州,为筹建中的“广东省航空博物馆”进行历史考证工作。而令他最放不下心的,是国人的航空意识还未牢固地树立。当年英国人凭战舰横行全球,如今美国把世界置于自己硕大的飞机翼下;国人不快点树立航空兴国的思想怎么行呢?“科学技术是没有阶级性与国界之分的。多年前,报纸批评航空模型店出售日本‘零式’战斗机、‘大和’号军舰模型,认为是宣传日本军国主义,这是极为错误的极左思想。想想看,如果售卖‘零式’战斗机模型有问题,那么,朝鲜战争中美军使用的所谓联合国军飞机如B-29、F-80、F-51等,是否都不讲了?如是,军事博物馆修复了的日本飞机也该收起来。照此类推,为帝王服务的故宫、颐和园也该关门大吉。那时,中国少年只能和变形金刚做伴了,还讲什么科技兴国啊?”陈应明深深地忧虑。

 

    上图:陈应明的飞机画《中国航空90年》邮政明信片之一———“长虹一号”无人驾驶侦察机(1980年),下图为从一架大型轰炸机机翼下吊架上发射“长虹一号”的情景。

 

上图:广东航联会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专辑中,陈应明绘制的飞机空战图

 

    1937年8月14日,淞沪会战开始的第二天,日本海军航空兵18架96陆攻袭击我杭州笕桥机场,适逢我空军第四大队刚刚由周家口机场转场而来。大队长高志航驾驶霍克III型IV-1号机顾不上加油紧急起飞,率领27架战斗机进行拦截,是役击落日机3架,另有一架在返航中伤重迫降。我方无空中损失。这是抗战中两军第一次空中较量。此次战斗的胜利,大大鼓舞了中国军民斗志。后来国民政府将8-14定为空军节。高志航后来升任中国空军驱逐机司令。不幸于1937年11月22日在日军对周家口机场的袭击中以身殉职。生前击落敌机5架。被列为中国空军“四大天王”之首。第四大队被命名为“志航大队”,大队将士前赴后继,抗战8年,有先后有四位大队长于任上殉国

 

    1937年8月15日,黄新瑞驾驶波音281式战斗机击落96式轰炸机一架

 

    1937年8月19日,第二大队11中队诺司罗普2EC型轻型轰炸机7架轰炸佘山海面敌舰,沈崇海驾驶的904号机出现故障,他与后坐射击手陈锡纯放弃逃生机会,毅然驾机对准敌舰撞去,壮烈牺牲

 

 

 

    1937年9月21日,28中队中队长陈其光驾驶霍克II战斗机在太原击落日本“驱逐之王”三轮宽少佐。在战斗中,陈亦负伤,请注意机号上的弹洞。

 

    1937年10月13日,第5大队24中队中队长刘粹刚在南京上空击落日96舰战一架。至1937年10月12日,刘粹刚击落敌机11架(另有一架未确认),被列为“四大天王”之一。1937年10月26日,24中队奉命掩护八路军129,115师驰援娘子关,转场山西。由于气候恶劣,无导航设备,刘粹刚不幸撞机殉职,年仅25岁

1938年1月7日南昌空战中,罗德英中尉击落日本第12航空队分队长潮田良平大尉驾驶的96舰战

 

    1938年2月23日,苏联志愿援华航空队驾驶28架SB-2轰炸机从汉口起飞,奇袭台北松山机场,摧毁敌机12架,三年航油储备付之一炬,松山机场瘫痪一个月

 

    1938年4月13日,空军28,29中队在黄新瑞、雷炎均的带领下,驾驶英制“斗士”战斗机从广州天河机场起飞,拦截日军中岛95式战斗机

 

    1938年4月29日,4大队23中队年仅21岁的飞行员陈怀民驾驶I152战斗机在击落敌机一架后不幸中弹,他毅然驾机撞向一架日军96舰战,与其同归于尽。

 

    1938年5月19日,中国空军经过数月周密准备,以两架马丁139WC型远程轰炸机携带传单(考虑到少量炸弹对敌威慑作用有限)“突袭”日本。经九州、长崎、福冈等地,投撒传单数万份。两机完全依靠无线电导航进行夜航,经过长达8个小时的飞行,两机于20日8:30抵达江西玉山,11:30返回武汉。在装备如此简陋,数量如此劣势的条件下,我空军健儿深入敌营,显示中国抗战之决心,全身而退。实在是值得钦佩
    19日23:30,领队徐焕生在起飞后发出如下电文:职谨率全体出征人员,向最高领袖委员长及诸长官敬礼。以示参与此项工作之荣幸,并誓以牺牲之决心,尽最大之努力,完成此非常之使命……
    第17中队在兰州城外痛歼日军第12战队的菲亚特BR20轰炸机,1939年2月23日,中国空军击落日本轰炸机18架。是抗战期间创造的最好成绩。兰州是中国的几何中心,苏联援助的重要集散地,与日军在兰州上空的战斗从1937年开始,在39年进入白热化,到41年才逐步停止

 

 

    1939年12月,第三大队副大队张陈瑞钿(美国华侨,30年代回国报效国家)驾驶“斗士”战斗机与战友合力击落97式侦察机一架(上两图中的下图),12月27日,在昆仑关战役中,三架斗士战斗机掩护SB-2轰炸机轰炸昆仑关中途遭遇10架96战斗机,劣势的中国空军周旋达一小时之久,并击落敌机两架,另有一架未确认,轰炸机完成既定任务,但仅剩的三架斗士战斗机在此役中悉数损失。韦一清牺牲,陈新业受伤跳伞。陈瑞钿跳伞,但被严重烧伤,从此退出战斗飞行生涯(战果8.5架),辗转柳州,香港(沦陷后在东江纵队冒死掩护下返回),桂林等地(其间其夫人在一次轰炸中为保护他而丧生),后在赴美整容,至1944年返回中国,多次飞越驼峰航线,运送物资。

 

    1940年9月13日壁山空战中,日军将新锐的零式战斗机投入战场,我方飞机性能完全处于下风,被击落11架,迫降13架,损失共24架,伤8人,牺牲10人……陈其光少校1937年以寥寥5架战机力战山西,毫不示弱,此次战斗结束后不仅泪满衣襟:“飞机性能差别太大,根本没有机会还手!”

 

    1940年中国空军拦截日军轰炸重庆的三菱97重爆,图中可以看到至少三种飞机参加了战斗,但每种数量却很少,当时中国空军处于最艰苦的时期,对外贸易通道断绝,无法补充飞机,飞行员伤亡巨大,面对新锐的零式战斗机无法招架……

 

    1941年3月14日,成都空战,中国空军的I 153式战斗机仍然无法抵御日军的零式战斗机,我军在空战中被击落8架,连同迫降共损失16架,图为28中队中队张周灵虚遭日寇攻击,不幸殉国。

 

    在中国空军青黄不接的时候,美国顾问陈纳德上校组织了志愿援华航空队(飞虎队),装备P40B/C战斗机。经过陈纳德严格的训练并采用了合适的战术,中国空军开始逐步恢复。图为1941年12月20日飞虎队在昆明上空首开记录击落日川崎99式轰炸机两架。战斗结束后,大部分志愿队飞行员激动的语无伦次,地面指挥战斗的陈纳德也激动的留下眼泪
   这张航空画是我最早见到的陈老的画

1942年1月21日,飞虎队掩护18架SB-3轰炸机,出击河内嘉林机场

 

    1943年6月6日,鄂西战役中,4大队23中队中队长周志开在梁山机场遇袭时来不及携带降落伞即冒着敌机炸弹强行起飞,并击落川崎99式轰炸机两架,重伤一架

 

    1944年8月3日,中美空军混合团3架飞机突袭郑州黄河铁桥,杨训伟驾驶007号B-25H型轰炸机,先佯装迷航,迷惑日军,然后沿铁路以50米超低空突袭,炸毁桥面20米,使日军铁路交通瘫痪两个月。杨训伟机组是此次战斗中唯一成功投弹并全身而退的机组

 

    1945年8月21日,中美混合联队第5大队押送日本洽降代表的三菱百式运输机前往芷江机场投降。日本洽降代表所乘座的飞机按照约定在膏药机徽上加白色方框。机翼系4米长的红色布条。一段布条后来被解下,由担任护航的4位中国飞行员签名留念,现保存在台湾。
    8年抗战,空军健儿战凇沪,保兰州,征东瀛,守成渝……直至芷江受降,以铁血捍卫碧空,永载史册!

 


随陈应明大师绘制细腻的航空画;
同海军航空兵重温难忘的军旅生涯;
与著名试飞员体验巴黎上空惊险的瞬间;
伴飘扬的思绪进入如梦似幻的飞行视觉世界。

 

    我们曾无数次在欣赏国内外航空画家精心绘制的航空画时,沉浸在绝妙画笔下演绎的航空历史中。这些以飞机、航空事件、空中战斗为题材的航空画给我们带来了无比的快乐和纯美的享受,同时增长了我们关于航空、飞行方面的知识。在这些航空画家中,陈应明先生可以说是中国大陆航空画领域技艺最为精湛的大师之一。他的航空画激励了几代人向往飞行,爱好航空,投身祖国的航空事业和成为保卫祖国领空的蓝天卫士。
  作为在他的航空画感召下加入人民空军为国效力的航空爱好者,我也对陈老精美的航空画非常景仰,总是想知道他的航空画到底是怎么画成的。幸得陈老厚爱,指点个中要领,得窥其中奥妙。不敢专享其美,特将体会到的陈老多年来的心得与爱好者共同分享。
  陈老曾经说过:“我画的每一张航空画,背后都有一个航空史上动人的故事!”

 

 

陈应明大师
  一幅优秀的、经得起考证的航空画,需要作者充分理解画中飞机的结构、所绘飞机的原始涂装、国籍、部队标志,还要考证当时的背景、人物、地点等等。这就要求作者除了具备素描、色彩、构图等美术基本技能外,还应有相当的飞行器知识的积累,和对航空史乃至整个历史的了解。
  可以说,一副优秀的航空画是艺术、技术、历史的综合体。
  陈老绘制航空画的过程主要经过构思、资料准备、布局构图、绘制草图、上色等阶段,而每一阶段最重要的工作均为查阅、考证、核实资料。可以说,查阅、考证、核实资料是陈老绘制航空画中最主要的工作。
  一幅航空画,对陈老来说,往往是一念之间,灵感一闪而过。“在决定一张画的构图和角度之前,我往往要在脑海里打下好几个腹稿。但是,我从来不打草稿。这是我的习惯,一旦定下,就不再改,免得三心二意影响决断。这也就是所谓的一气呵成吧。”陈老的这个体会很好理解,但他“一念之间”得到的灵感却需要我们用心去感受。这是需要积累大量的资料,反复查阅无数的图片,长期斟酌酝酿才能得到的。
  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航空画的选材、构图一般是以照片为依据,身处航空、军事出版业并不发达的中国,完成一幅创意新颖、风格独特的优秀航空画难度很大。陈老几十年用心积累了大量国内外资料,特别是一些国外书刊。陈老除订阅国内外20余种期刊外,还备有诸多的外文手册、各机种专集图册、各出版公司的航空画精品、模型包装盒封面、模型公司年刊等等,以及大部分飞机的立体结构剖视图。
  绘制航空画最基本的一条是精确再现飞机的形象,所以绘画人必须建立一个一定规模的资料库,用多角度的照片、三视图来分析、补充飞机上的每个细节。用陈老的话说:“我的每一幅航空画上的每一架飞机都经得起考证,如果再把它变成三面图,误差也不会超过5%。”。
  前,要充分“认清”所绘制的飞机,找出其特点和特别的细节。例如歼-6I/MIG-19C的翼根30mm机炮、F-105的倒契形进气道、“闪电”的上下排列尾喷口和翼上挂架、X-32的下颚式进气道等等。如何突出这些细节是构图时的重要依据,这实际上也是绘制航空画的乐趣之一。
  例如,陈老为了绘制中国空军高志航座机Hawk-III,搜集了多幅不同角度全机结构解剖图和特写照片,以此分析Hawk-III飞机的星形气冷发动机、航空机枪(左为7.62mm,右为12.7mm,二者型号不同),并在绘画中精确地表达出来。像此类细节,恐怕一般人不会注意。这种细致的表达,非一般照片所能达到的,只能在历史航空画创作中才能解决。
  在这一阶段,要根据构图和画中所表现的历史背景进行考证,核对飞机当时的涂装、机徽、武器以及环境等。这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如果考证不力,与实际不符或者出现历史性、常识性的错误,那么这幅画便没有什么艺术价值。
  中要考虑到透视关系,具体而言就是遵循“近大远小”的普通规则,但又要有所加强。比如,迎面而来的飞机,尤其是以机头正对画面的情况,就可以适当将机头外廓加以放大,比例控制在3%~5%的范围内,这样就可以让飞机显得有气势。而尾部就要有相应的3%~5%的缩小。在陈老的“歼-6击落美F-104机”画中,处于画面正中,正对观赏者迎面飞来的歼-6占据了画面的近1/2,它的头部就有相当的变形放大和夸大,以突出歼-6的头部进气道细节,而它的尾部就相应缩小。由于当年这个战例是我海空雄鹰团高翔在仅70米高度击落美帝入窜的F-104,这样构图、放缩既突出当时我飞行员的英勇和处境的惊险,又充分表现了歼-6刚刚从超低空拉起,仿佛马上就要冲出画面,而尾焰还在海面上横扫一般,非常有气势。
  如果根据绘画的主题需对飞机的机载武器有所改变,则一定要参照相应技术资料进行处理。陈老在绘制“中国空军沈崇海驾机撞击日舰”图时,由于所参考的飞机照片上没有挂弹,他就参考了大量有关资料、照片,在确定了所挂航弹的型号和细节后才添上去。
  过程要考虑到色调、光影或者明暗等关系。对飞机及机载武器部分,要考证飞机涂装、机载武器色彩、标志,甚至及其使用情况。如二战中英军的机载鱼雷头部涂黄色,由于有时在海上起飞后找不到目标又带弹返回航母卸弹,反复使用后会掉漆,那么画中就应表现漆层脱落的“旧”感。又如空投鱼雷的螺旋桨是铜制的,需要设法表现其金属质感。如此种种细节,必须是在积累了大量航空、军事、历史方面知识后才能做到面面俱到。
  陈老在画“中国空军纸弹轰炸日本”时,手头只有白天拍摄“马丁139WC”飞机的黑白照片,而这幅画所表现的事件发生在夜间,而夜间拍摄的“马丁139WC”照片肯定找不到。陈老则通过寻找其他类似飞机的夜航照片,再加上他丰富的经验确定画的色调和飞机的反光情况。“马丁139WC”飞机的最大特征是波纹铝蒙皮,那么有这样技术特征、历史照片非常丰富、足以提供参考的同类飞机是德国的JU-52飞机。
  依陈老的体会,通过参考、学习别人的绘画和航空摄影作品,可以积累处理特殊气象条件下的经验。如清晨、黄昏、傍晚时的飞机,往往会有金色的阳光撒在飞机上,对光线、色调、反光的处理就与平时不同。
  在考虑光影(明暗)关系时,首先要选择光线的入射方向、角度,并根据画面构成确定下来。这在有两架以上飞机处于同一画面时尤其重要。一般应选择处于画面中心飞机的光线入射方向为全画的布光方向。要注意的是,如果全画色调改变,那就要结合前面的色调处理一起改变一些细节了。例如在表现金属蒙皮的飞机在晴天云上飞行时,要注意云层的反射。由于云反射的阳光还存在漫反射现象,此时飞机的进气道内的明暗也会较通常情况有所变化,明暗分界线不会那么明显。又比如,鲜艳涂装的飞机座舱盖外表面上往往会有机翼、机身的投影,此时它就像一面哈哈镜,既反射阳光,也反射出弯曲变形的机翼、机身。这种情况在表演机上尤其明显。
  上述一切,在绘画时都要充分注意,任何一点的纰漏都会影响绘画的质量。
  对于水粉画的上色,陈老的做法是先画背景,然后再突出飞机。这样的顺序好处在于,万一画背景时不慎染到飞机,还可以在后来重点画时修改。
  色彩的处理主要取决于个人的美术功底,关键在于多练,掌握水粉画(也包括水彩画、油画)的技法自然就可以灵活、逼真的表现飞机质感。
  在着色大体完成后,要根据线条的深浅适当补画一遍。
  几十年来,陈老就是这样绘出了一幅又一幅精美的航空画。他以航空画宣传航空科普知识,为中国航空事业惮尽心力。他的航空画大多以中国航空史为题,无一不是在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让后人勿忘为了中华民族航空事业奉献、牺牲的人们。从他的画中,我们可以悟出陈老深深的爱国情怀,也可以悟出他对广大航空爱好者的期待和嘱托:“只有对航空有真正的感情,才能画出优秀的航空画!只有对中国有真正的感情,才能画出一流的中国航空画!”
  的确,航空画不是普通的美术作品,她既包含深厚的科学技术知识,又体现了浓厚的人文精神。只有广读各类书籍,积累沉淀深厚的技术、历史底蕴,懂技术、知历史,才能对所画作品有清楚的了解,对所画历史事件有充分的认识,画出的航空画才具有艺术性,既可远观其宏大,又可近玩之微妙。否则也只是机械地模拟,没有自己的精神在画中。
  我想,这也许就是航空绘画的“陈应明风格”吧!
  我最尊敬的陈应明先生用他的航空画宣扬爱国主义精神,纪念所有为了中国航空工业的振兴和为了保卫中华民族的自由而奉献牺牲的英雄们。是他的航空画感召我携笔从戎,又是他的航空画激励我为国效力。长期以来,陈老都以献身航空事业为做人行事之本,竭尽全力宣扬航空科普知识,以点睛之笔作传世佳作,只为纪念先烈,启示后人勿忘历史,不教为国奉献牺牲的志士湮没。

 

    陈老2001年作品,以纪念新中国航空工业50周年,内容为我国研制过的飞机型号(修改型除外)
  “解放前的中国,长期处在内战不休、经济落后、政治腐败的境地。当时虽有一批爱国的航空志士要立志建设中国的航空事业,也作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毕竟还是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些事迹仍然是中国航空发展史的一个缩景,加上抗日战争的各个有名空战史、中国人民空军建军史和解放后的航空发展史,无疑是中国近现代史中的重要部分,要是有系统的以航空历史画的方法考证绘制成套列入史册,对今天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是重要的一环,我画这些画就是不让为了振兴中华航空工业和保卫国家而牺牲的人们就此湮没。”

 

 

击落里奇特霍芬
  1918年4月20日,德国曾经击落过80架飞机的王牌飞行员曼弗雷特·冯·里奇特霍芬上尉在索姆河上空驾驶一架“福克Dr.1”三翼机与英国飞机空战,正当追击一架逃跑的英国“骆驼”战斗机时,却被后面突然而来的由加拿大飞行员A·R·布郎上尉驾驶的另一架“骆驼”击落,当场身亡。

 


夜空歼敌
  该画获国际飞行杂志组织的首届航空美术及摄影大赛优秀奖。
  1963年6月19日,人民空军航空兵第24师独立大队大队长王文礼驾驶MIG-17歼击机夜间击落入侵的国民党空军P-2V-7侦察机。